高剑父:“春睡梦先觉”
【字体:
高剑父:“春睡梦先觉”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他是提笔赋诗的艺术家,也是上马杀贼的革命家;他反对清末以来中国画因循守旧的流弊,提倡“艺术革命”;他主张将古今中外的艺术精华熔为一炉,构筑了锐意进取的“新国画”理论,他就是近现代岭南文化史上为中国美术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第一人——高剑父。岭南绘画曾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落后于中原和江南地区。辛亥革命后,正是高剑父和他所创立的岭南画派在中国画坛的崛起和发展壮大,使得岭南画派成为具有全国性影响的绘画流派,甚至远播海外。

  今年是高剑父诞辰140周年,为纪念这位岭南画派的一代宗师,展示其一生力学精研的创作历程和卓然独立的艺术风貌,广州艺术博物院策划了年度特展“春睡梦先觉——纪念高剑父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展”,联合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东莞市博物馆、岭南画派纪念馆等机构,精选各馆收藏的高剑父绘画作品100多件(套),全面反映高剑父绘画艺术的发展历程。

  何为“春睡”?广州艺术博物院陈列研究部主任陈志云介绍,该词出自罗贯中《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所吟“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高剑父将其创办的美术教育机构,即其“艺术革命”的大本营命名为“春睡画院”。表面上看,高剑父似乎仅着眼于“春睡”,因为他在辛亥革命后感到失望,想遁世隐居,不问政事,专心艺术;实际上,真正引发他强烈共鸣的是“大梦谁先觉”。他“自知”对世界艺术潮流和东西方绘画的优劣有着清醒的认识,决心在“折衷中西”的道路上努力探索,成为开创中国艺术新纪元的先驱。而他的“梦”就是建立“新国画”的理想。

  “新国画”是一种前无古人的具有现代意识和崭新风格的中国画。虚拟主机为什么大多要使用Linux操作系,高剑父曾如此解释:“吾择(中西绘画)两途之极端,合炉而冶,折而衷之,以我国之古笔,写西洋之新意。夫中国画之妙在用笔、思想、结构、气韵,西洋画之长在形似、远近、用色,以彼之长,补我不足,而成一有笔墨气韵之洋画,即有形似、远近之中国画。”在这一探索过程中,他以一种更为广泛和丰富的绘画语言进一步与自然界进行密切沟通,将西洋画和近代新日本画的写实观念与风格融入居派绘画中,既借鉴了素描关系的观念以及背景渲染和空间气氛的营造手法,又保留了传统中国画以线造型、注重笔墨趣味的特点。他将传统中国画的程式化置于客观现实当中加以验证,将前人概括而成的简单符号还原为纷繁复杂的自然万象,从而达到对过去熟习的传统图式的修正,完成了他在艺术道路上最重要的创造性转化过程。

  1879年,高剑父生于广东番禺一个悬壶济世的家庭,父亲高宝祥因知医能书、为人仗义而闻名乡里。父母相继病逝后,高剑父来到广州“河南”(今广州市海珠区)隔山乡生活。彼时的岭南著名画家居廉,正在隔山乡的十香园招徒授画,自幼便显现绘画天赋的高剑父拜师门下。

  投身居廉门下,高剑父画艺日渐长进。继承了居廉师法自然、选材广泛、追求雅俗共赏的创新精神。当时居廉的学生中,有一位叫伍德彝,是彼时广州四大望族之一的后代,家中网罗不少名人佳作,高剑父得以临摹师兄伍德彝的家藏名画,遥接古人衣钵,旷观历代名手,打下了坚实的传统艺术根基。“春睡梦先觉——纪念高剑父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展”的“居韵和风”单元就主要展示了高剑父的早期作品,展厅中的《花卉图》四屏便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之一,采用了包含没骨法和撞水撞粉法在内的兼工带写的画法,无论是色彩铺陈还是笔墨形态的规范,与居氏作品相较几可乱真。

  后来,高剑父有机会在澳门学习素描,“始知他国有画法”。1896年,高剑父负笈东瀛,又得以接触和认识了近代日本绘画,极大地拓宽了艺术视野,并从明治维新后的近代新日本画中获得了革新中国画的灵感。本次展览展出一批由高剑父家属捐赠的其旅日期间写生稿显示,他曾极度认真地钻研昆虫结构,试图以“格物究理”的态度寻求一种全新的绘画语言。据记载,高剑父旅日期间,除了在就学的各机构中进行临摹,学习雕塑、西洋画和日本画的基本知识,还到博物馆、图书馆、昆虫研究所、公园等处写生。这一时期,日本画家竹内栖凤借鉴西洋写实经验,又保留传统笔墨趣味的“折衷”做法,更是引发了高剑父的强烈共鸣。

  由于各种原因,高剑父旅日期间的正式作品存世极少。此次展出的《鸡声茅店月》创作于1918年,描绘了天寒拂晓时分一处山野客栈的景象。“题材可谓老套,画风却前无古人:画面上不见诗句中提及的鸡和人,只能由观者通过想象去补足。”广州艺术博物院研究员翁泽文说,此时距高剑父从日本归国已经10年,而作品仍呈现出明显的日本风格,同时又带有西洋素描的造型、运笔特点。

  旅日期间,高剑父接触到孙中山的政治革命学说,萌生革命思想。1906年,高剑父在日本加入同盟会,1908年归国后在广州开始参与同盟会工作,1911年参加了“黄花岗起义”。1912年,高剑父到上海参与创办《真相画报》,摄影与漫画并重。但它更重要的一个作用,是将其美术革新理念表达出来。在《真相画报》上,“二高一陈”(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正式提出了“折衷派”的口号,即“折衷中西,融汇古今”,岭南画派作为一个艺术流派和画家群体,第一次在上海公示了自己的艺术主张,又设立“审美书馆”,以自产自销的明信片开拓“新国画”的市场。此时的高剑父确信,大众美术的出现非常及时和必要。

  为了考察世界美术的名迹,宣传中国的新美术,高剑父于1930年开始他的南亚之行。在考察和临摹古印度壁画和佛教石刻中,高剑父进一步领略到东方文化精神的超然之处。通过此次南亚之行,高剑父对东西方艺术问题的思考不断得到深入,进而在新的绘画实践中,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立足点。

  “壮怀逐梦”单元主要展示了高剑父成熟时期的作品。在这一时期,高剑父将前期学习的各种艺术风格融会贯通,逐渐树立起自己独特的画风。他以一种更为广泛和丰富的绘画语言,进一步与自然界进行密切沟通,将西洋画和近代新日本画的写实观念与风格融入居派画风中。翁泽文表示,该单元中的《秋鹰图》采用了工写结合的表现手法,技法兼采中西,充分体现了岭南画派“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艺术主张。而从《东战场的烈焰》更可看出,高剑父至此已形成独立自存的风格力量,消除了早期模仿日本的痕迹。在这幅画中,高剑父既保留了传统中国画以线造型、注重笔墨趣味的特点,简单的三点式腰背肌锻炼方法,又引进了西洋画素描关系的观念以及背景渲染和空间气氛营造手法,烘托出战争中上海的残垣断壁、满目疮痍。

  “高剑父从日本画中重新发现了中国宋画中的技法。而他对日本画也没有完全照搬,在题款、诗词、书法等方面,仍然保持着中国文人画的诗情画意。”陈志云认为,不同于日本绘画清寂幽玄的“物哀”情调,高剑父惯于通过如刀削斧砍的笔触来塑造棱角峻硬、锋锷峥嵘的形象,强调线条凌厉张扬的力度和艰涩凄厉的美感,在作品中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和苍劲沉郁的艺术风格,体现出一种岭南历代绘画中罕见的霸悍之气。

  毫无疑问,高剑父是近现代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国艺术家,通过了解不同国家的文化艺术,在差异对比的过程中加深了他对于本民族文化艺术的认识。在吸收外来艺术精华的同时,他也十分注重保留民族艺术的特点,可以说,不盲目崇洋,也不固步自封,始终以发展变化的眼光审视传统中国画。虽然今天人们已经认识到,借古开今之路比“折衷中西”之路更加符合中国画的发展规律,但高剑父的艺术理论与实践依然是现代中国美术革新运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奕品)

(责任编辑:admin)
http://www.derroqq.com报码室,香港现场开奖报码室,香港王中王报码室,大红鹰开奖报码室,香港同步报码室开奖,168开奖现场即时报码室,kj38本港台直播报码室报码室,香港现场开奖报码室,香港王中王报码室,大红鹰开奖报码室
香港金牛网| 香港一点红| 118高手论坛| 大红鹰心水| 香港正牌挂牌| 财神报网站| 铁算盘开奖| 二肖中特| 铁算盘高手论坛| 港京印刷图源上期图库|